团队快讯

气,其气浩然 —— 年轻的,富有激情的

易胜华律师就律师安检问题向北京市东城区法院

日期:2016-04-21 / 人气:80 / 标签:

  近日,易胜华律师就“律师安检”问题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出建议,最终东城法院安检大厅建立律师专用通道,实现对律师“只查证,不安检”。以下是事件过程全记录。
 
  事件过程全记录
 
  2015年12月15日下午13:30,易胜华律师前往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南区参加某案庭审。
 
  在法院安检大厅,易律师向窗口值班人员出示了律师执业证书,值班人员扫描证件确认身份后,开具了通行小票。
 
  持律师证和小票经过安检通道时,易律师被法警拦下,要求其将随身携带的公文包过安检机。
 
  易律师向法警说明自己的律师身份,并告知:“最高人民法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均有规定,律师履行职责时进入法院不需要安检,北京其他法院也不对律师安检。”法警答复:“上级规定,律师必须安检。”
 
  在进一步询问是什么规定时,法警答复:“规定你自己去找,我没义务向你提供。”易胜华律师提出要见院领导,法警答复:“自己上北院找去。”要求提供投诉电话,法警说:“没有。”
 
  交涉过程中,法警用身体强行将易胜华律师逼出安检通道。无奈,易律师只能到窗口与值班人员交涉,要求提供律师安检的依据。
 
  为保存证据,打开手机拍摄与窗口值班人员的对话。但手机被一名法警夺走,在询问为何抢手机时,法警答复:“法院内不许摄像。”易律师纠正“是法庭内不许摄像,不是法院”后,法警说:“我们的规定是法院内不许摄像。”在要求提供规定时,法警说:“你自己找去。”
 
  在此期间,又有一名女律师的手机被其他法警抢走,原因是她拍下了易胜华律师和法警交涉的场景。法警说,必须等到法院的技术人员到场,删除里面的视频和照片后才能归还手机。由于马上到开庭时间,易胜华律师被迫接受安检,并删除手机里的视频。
 
  12月15日晚,易胜华律师在其新浪微博上发布对东城法院南区实行“律师安检”制度的意见,并@最高人民法院等官方账号,希望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12月16日,易胜华律师在其新浪微博上发表《就“律师安检”致北京市东城区法院赵军院长的公开信》,进一步详细阐述自己对“律师安检”制度的看法及建议,并提到,在12月18日再次开庭时,将身穿律师袍、出示律师执业证,按照规定进入东城法院履行职责。如果法警阻止进入,将向他们出示最高法院和北京高院的规定。如果法警仍然阻止进入,将直接进入法院履行律师职责。该公开信被大量阅读和转发。
 
  12月16日下午,易胜华律师接到东城法院法警大队杨大队长及负责南区工作的张永忠副院长来电,表示赵院长高度重视此事,受其委托,希望17日上午与易律师就此问题进行沟通。
 
  12月17日上午,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张永忠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就“律师安检”问题同易胜华律师进行了对话。
 
  对话过程中,易胜华律师首先就12月15日到东城法院南区开庭时,在安检处遭遇的情况向张副院长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希望张副院长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可以给予明确的答复。
 
  张副院长表示,就“律师安检”问题,双方可能在信息保有量上存在不对等的情况,因为沟通不足导致了误解。
 
  目前,东城法院在安检方面的各项操作是以两个文件为依据,一是北京高院在系统内部下发的就落实律师简化进入法院安检程序规定,二是北京市律协拟定了《北京律师进入法院简化安检程序指引》。
 
  在这两个文件的指导下,结合东城法院的实际条件,目前对北京律师进入法院实行抽检制度,抽检率随具体情况而定。在抽检过程中,确实发现了一些问题。仅今年一个月,就检查出律师携带明令禁止的录音录像设备、甩棍等物品。在湖北十堰等地爆发了针对法官的人身伤害事件后,最高院也下达了内部通知,要求加强安检。因此,实行抽检而不能免检,是东城法院目前的原则。
 
  就张副院长的答复,易律师表达了如下观点:
 
  (1)最高院及北京高院早在2004年和2005年就颁布了相关规定,明确了律师进入法院履行职务免予安检的权利,至于之后因为环境变化,规则实施进行了调整,依据上位法和下位法的效力规则,最高院的规定仍然优先适用。
 
  (2)律师是否安检,看似是一件形式上的小事,但实际上却体现着律师的职业尊严以及法律共同体的平等地位。这也是最高院将律师免予安检纳入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规定的原因。古语说:“不患寡而患不均”,为什么大家在地铁安检、在机场安检都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所有人被同等对待,没有特殊。但在法院,为什么公安、检察官可以不安检,作为同样履行职务的律师就要接受安检,这就向律师传达了一种信息:你是不被信任的,是具有潜在危险性的。这是律师难以接受的。
 
  (3)易胜华律师同时表示,非常理解东城法院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而形成的安保压力。对律师抽检的做法并不是不能接受。但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及向周围同事的了解,东城法院南区对律师实行的并不是抽检,而是全检。不论北京律师还是外地律师,不论特殊时期还是其他时期,一律需要进行安检。
 
  (4)东城法院的安保压力很大不可否认,但北京市其他法院同样面临相同的压力,为什么其他法院可以做到不对律师安检或者抽检率很低呢?而且,大家并没有看到北京的其他法院因为不对律师进行安检而产生严重后果,东城法院是否过于紧张了呢?确实,律师队伍中存在一些违法违纪的情况,但哪个队伍中没有呢?法院、检察院不是也存在很多违法违纪的现象么?因为极小部分律师的违规行为,就产生对整个行业的不信任感,这是因噎废食的表现。
 
  针对张副院长提出的抽检问题,易胜华律师有更为详细的建议。
 
  首先,抽检的比例必须确定并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如果抽检的比例过高,实际上形成了全检的效果,那么最高院、北京高院的规定就形同虚设,抽检的概念相当于被异化。
 
  其次,抽检的标准必须确定。律师是遵守规则的群体,如果有确定合理的抽检标准并予以发布,告知法律依据,我相信可以得到律师的理解。但如果完全依靠法警的自由裁量权,随意确定抽检对象,必将引发极大的不满和质疑。试想,进来7、8个律师,法警随意确定,哪个需要安检,哪个不需要,被抽中的人就要问了:凭什么我要安检,难道我长得像坏人?你们要怎么回答?
 
  再次,对于抽检过程中发现的违纪律师,可以对他实行终生安检,或者由律协对其进行相应的处罚,或者进行公告。易律师认为,在律师安检这个问题上,想要实现保障法院安全和维护律师权利的双赢效果,事后追责比事先预防的效果更好。
 
  最后,对律师的抽检,更应该按时期进行,而不是按人进行。在特殊时期,对律师实行安检,不仅有利于保障法院的安全,也能得到律师的理解,在其他时期则免予安检。我想这也符合北京高院内部要求对律师抽检的初衷。
 
  此外,易胜华律师还提出其他意见,如在法院张贴对律师安检的相关法律依据并建立畅通的投诉机制,法警执法更加文明等等。
 
  对于易胜华律师的意见建议,张副院长和其他领导表示会积极听取并采纳。经过开诚布公的对话,双方就一些问题达成了共识。张副院长表示,会克服困难,尽快建立“老幼病残专用通道”和“北京律师绿色通道”,并对抽检到的律师出具告知书,附详细法律依据。对于抽检的比例及标准,也会尽快制定。在年底之前,让律师感受到东城法院在律师安检问题上的巨大变化。
 
  12月18日下午,易胜华律师再次前往东城区法院南区开庭,发现安检大厅已经设置专门的律师通道,查验证件后免予安检,张永忠副院长及相关负责人亲临现场指导工作。重视律师意见,认真改进律师安检工作,而且反应迅速,此次东城法院的表现,值得点赞,希望能坚持下去,并且在其他诉讼环节,更加注重保障律师权利,作为法律共同体,共同推动法治的进步。

作者:李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