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随笔

气,其气浩然 —— 年轻的,富有激情的

关于“赵C”公民权利的有限胜利-与陈林森老师

日期:2016-04-18 / 人气:99 / 标签:

  陈林森老师是我中学时代的语文老师,也是第一个建议我从事律师职业的人。如果说我的文字还算通顺,毫无疑问应当归功于陈老师的。我从陈老师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语文知识,还有他反复教导我们的“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精神。

  “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所以每当我对陈老师的某些观点持不同意见的时候,我都可以毫无顾忌地指出,而不必担心老师会不高兴。这是作为学生的莫大幸福。 遗憾的是,这种幸福的时候总是特别的少,我和陈老师的观点很多时候都是一致的。近年来,陈老师研究语言之余,对法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时对一些法律事件 进行点评。这就为我的幸福创造了条件。所以,陈老师关于法律方面的文章,我看得更加仔细。

  幸福终于降临。陈老师近期在博客中发表了一篇《赵C们,悠着点吧》的文章,对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区人民法院判决赵C姓名权行政诉讼案胜诉,提出了自己不同的 看法。陈老师认为,法院的三条判决依据都是站不住脚的,赵C的名字有违公序良俗,公安机关拒绝以此名字换发新身份证是正确的。

  我虽然不认为法院的三条判决依据完全正确,但是我也不能赞同陈老师在文中的观点。陈老师认为:“公安部颁布的《姓名登记条例(初稿)》是可以对姓名登记问 题起调整和规范作用的法规”。这是不对的。因为该《条例》只是一个初稿,目前还只是研讨阶段,尚未颁布实施,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最多只能有一些参考作用。 即便该《条例》已经颁布实施,那么,根据“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它也不能约束一个已经登记存在了22年之久的名字。

  陈老师认为:“法院据此(《居民身份证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居民身份证使用规范汉字和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填写。”)认为第二代居民身份证由汉字、 数字、符号三种元素组成,这种理解是错误的。”从中文的角度来看,法院的理解确实是错误的。这一点我赞同陈老师的分析。但是,《居民身份证法》并未禁止公 民使用其他的符号来作为自己的姓名。根据“法无禁止即为允许”的原则,赵C有权继续使用自己的姓名。正如字母符号并未被禁止,所以仍然使用在居民身份证之 中。

  陈老师在文中以“婚姻自由”为例,说明《婚姻法》虽规定了“婚姻自由”,但自由还是有限制的,所以赵C的姓名权的自由也应当受限制。不错,“婚姻自由”是 有限制的,但是《婚姻法》中明确规定了禁止结婚的情形。在这些情形之外的婚姻,虽然可能有违所谓的“公序良俗”,但还是可以的。比如,继母与继子、公公与 儿媳结婚,虽有违人伦,但是司法解释也明确表示是可以登记结婚的(《最高人民法院中南分院关于“公公与媳妇”、“继母与儿子”等可否结婚问题的复 函》)。

  陈老师认为,接受赵C的姓名登记,有违公序良俗,并且举出一些极端例子加以说明。但是我认为,赵C的名字已经存在20多年,并未见这个名字对公共秩序和善 良风俗有破坏(如有,那就需要拿出证据来证明了)。用极端个案,以偏盖全来说明其行为的危害性,也是不合适的。对于本案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效仿之风,一旦 《姓名登记条例》颁布实施,便可以得到根治。所以我认为陈老师是多虑了。

  我理解陈老师净化祖国语言文字的良苦用心。我也深知,陈老师主要还是从语言学角度分析这个事件。但是,这个事件本质上是一起法律事件,而不仅仅是语言文字 的案例。法网密织,执法者滥用权力的情形所在皆是,公民有限的权利都难以得到落实,如果连自己使用了20多年的姓名都守不住,我们还剩下了什么呢?无非就 是一具躯壳罢了。

  赵C的胜诉,是公民权的有限胜利,也给我们看到了一线曙光,让我们听到了法治社会的脚步声。这个法律事件,也给我们的执法者上了一堂普法课。

  执法者的权力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无穷大,在法治社会的框架里面,行政权力使用的原则是“法无允许即为禁止”,与公民权利正好是相反的。真正无穷大的,应当是公民的权利,必须让公民权利享有足够的自由,同时尽一切可能来约束、监督行政权力。

  这个小小的姓名权案件,它更大的意义就在于此。

        易胜华律师,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高级合伙人律师,盈科全国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联系电话:13811730921

作者:易胜华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