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随笔

气,其气浩然 —— 年轻的,富有激情的

薪火相传,希望不灭

日期:2016-05-17 / 人气:138 / 标签:

  薪火相传,希望不灭
 
  ——对斯伟江律师《律师和助理,薪火相传在此心》的回应
 
  斯兄好。
 
  从昨晚到今晚,我的微信朋友圈被《律师和助理,薪火相传在此心》(简称《薪火》)一文刷屏。看过《写给美女助理的一封信》的一些朋友,特意发给我链接,还有人给我电话,询问我的想法。
 
  斯兄是否记得,2007年春夏之交在南京举办的第四届华东律师论坛。斯兄是分论坛的点评嘉宾,而我是发言者之一。分论坛开始之前,一些律师纷纷与斯兄合影,我也上前去凑了一下热闹。当时,只觉得“斯伟江”这个名字比较耳熟,后来才知道斯兄经常在央视节目露脸,有着很高的知名度。斯兄自嘲道:“我现在跟超女一样。”从那以后,我开始关注斯兄。尤其是开通微博之后,斯兄是我特别关注的少数人之一。遗憾的是,斯兄微博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被封号,现在已经无迹可寻了。
 
  斯兄大作,我每次必会认真拜读,顺手改一两个错别字,笑曰:“天下文章数伟江,我替伟江改文章。”我认为,律师界第一才子,非兄莫属。我多次、在不同场合、公开表达对斯兄的仰慕之情。斯兄撰文批驳我的观点,虽然有些地方是斯兄的误读,且有调戏之语(例如说我“功成名就”),我仍然感到荣幸。原想默默独自品味幸福,不做解释与回应。但下班回家,孩子他妈对我说起此事,认为斯兄说得在理,我顿感失落。斯可忍,妻不可忍。事关后院稳定,为此撰文,与斯兄商榷。
 
  一
 
  关于“花瓶律师”
 
  斯兄认为:“一个没有多少实务经验的助理,因为长得不错,去上电视,会是什么结果,最大的可能是:花瓶律师。”“没有足够能力的时候,有知名度,反而是坏事。”
 
  我不知道,斯兄第一次上电视的时候,是否已经具备了较多的实务经验。但是大多数公众认识斯兄,却是来自电视屏幕。斯兄可记得九年前自嘲为“超女”?也许是,走遍千山万水之后,斯兄的心态发生了变化,“觉今是而昨非”,认为自己当年上电视做节目,成为了“花瓶律师”,所以告诫年轻人不要重蹈覆辙。也许是,斯兄认为,自己当年已经有了较多的实务经验。
 
  斯兄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追逐名利,乃是人类天性。尤其律师这个职业,尤其刚刚出道的年轻人。如果没有对名利的渴望,谁愿意餐风露宿,咬牙坚持?至于上电视做节目,不是谁想上就能上,也不是光靠颜值。做过节目的律师都知道,电视台的编导为了保证节目质量,对律师的挑选也是严格把关的。同时,正因为上电视要在公众面前亮相,在家乡父老面前争光,年轻律师才会精心准备,全力以赴。
 
  我在律师执业的第二年就开始上电视做节目。第一次录制时,我紧张得彻夜未眠,一分钟的台词,我查了一个晚上的资料,对着镜子练习了几十遍。节目播出之日,我兴奋莫名,发送出上百条短信,提醒亲友注意收看。而今,我已执业十几年,可谓有了一些实务经验,我现在是电视节目的常客。然而,为了在电视节目中能有好的表现,我仍然会向编导提前几天索要台本,以便我有充足的时间查阅资料,做好准备。
 
  我认为,年轻律师上电视,能够让他们在艰难的起步期找到成就感,找到坚持下去的信心,激发他们的学习热情,让他们热爱律师职业,爱惜自己的形象。更重要的是,通过电视媒体的传播,能够让他们快速成长起来,这是一件好事。至于斯兄所忧虑的“花瓶律师”,我尚未见过。斯兄若举一二例说明,想必是极好的。
 
  斯兄,世易时移,律师的推广已经进入了可视化时代。律师走上电视,也可向公众普及法律知识,传递法治理念,于己于人,都是好事。你我都是电视传播的受益人,对年轻律师上电视的想法,我们可以给予指导。一棍子打死,我不赞成。
 
  二
 
  “内向”不是冷漠的理由
 
  斯兄认为,清高是个性问题,有些人个性内向,所以不善于表达对他人的感激之情。
 
  而我则认为,律师是与人打交道的职业。即使是做案头工作,也需要对他人热心和友善,尤其是刚刚出道的年轻人。所里的同事主动要求年轻人帮忙,遭到其一口拒绝,这到底是内向,还是冷漠?斯兄即便是内向的人,对于前辈同事提出的请求,一定不会如此回应吧。
 
  律师新人出道之时,除了年轻,一无所有。古语云: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古语又云: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前辈律师主动求助,尚遭到拒绝,还指望他以后找机会来报答?斯兄信吗?你既然不肯帮我做点事情,我何来义务传授你经验、提供你机会?年轻人缺乏助人之心,斯兄却以“内向”为之辩解,这一点,我坚决反对。
 
  多年之前,我有了第一位助理。我发现,她眼里只有我,对其他律师视而不见。我严肃地批评她:“你要像对待我一样,对待所里任何一位律师,甚至是保洁人员。你打扫我办公室的时候,顺带也扫一下走廊,虽然这是保洁的工作。如果其他律师需要协助,你要主动上前帮忙。”这位助理听从了我的建议,在律师事务所获得了很好的人缘。我在与年轻人交流成长经验的时候,将“smile”作为第一位的关键词,建议他们友善地对待身边每个人,无论地位高低,收入多少。因为,良好的人际关系,会让你心情愉快,也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内向与热心、友善,并不是对立的关系。不愿意帮助他人,必将让年轻人的路越走越窄。斯兄必然会同意我的这个观点。
 
  三
 
  是助理,还是学生?
 
  斯兄认为:助理必定缺乏实务知识,如果助理单独做得了,还需要指导老师吗?斯兄同时又认为:带教老师要给助理发工资。
 
  写到这里,我觉得脑子有点乱,不知道斯兄如何定位年轻律师与前辈律师的关系。在我看来,如果我招聘的是助理,他必须为我分担一定的工作,无论有没有技术含量。按劳取酬,天经地义,必须是要发工资的。
 
  但是,如果他不能分担任何工作,我还要抽出大量时间,主动地、耐心地、手把手地教,还得给他发工资。说实话,臣妾真的做不到。如果斯兄能做到,我只能表示无限钦佩,并且替斯兄捏了一把冷汗。以斯兄名望,定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投奔而去。
 
  我的观点是,年轻律师在刚入行的时候,一定要继续保持学习的心态,而不是打工挣钱的心态,更别指望“既要学到经验,又要挣到大钱”。若想挣钱,先问问自己,你靠什么挣钱。司法考试之后,法律知识还剩下几成?律师行业需要的实务经验,你有多少?带教老师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既要教你知识经验,还要给你工资?读大学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找学校的老师要一份工资?在学校里,你没有为老师做过一点杂事?
 
  我曾经对新入行的年轻律师,又当老师又当老板。最后发现角色混乱,于是深感迷茫。有了工资打底,有些年轻人理直气壮,不思进取。后来,我改变方法,凡是要求到我这里实习的年轻人,我不要你替我做任何事情,我也没有义务给你发工资。同时,你既然是来学习的,我们就定位于师生关系,那就像在学校一样,交学费给我。我不稀罕这点学费,但是你既然交了学费,我就有了义务,必须认真教你。你就有了压力和权利,可以要求我倾囊相授。在学习期间,如果你为我工作了,我按劳计酬。学习结束时,我对你考核,如果你能通过考核,我退还你学费,给你奖学金,同时可以留下你工作。如果你没能通过考核,或者半途而废,那学费就别想退还了。
 
  古语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我认为,要想成为律师这个行业里的优秀人才,就必须先经历一些磨难。刚刚入行,就挑三拣四,要找大所,要拜名师,要拿高薪,要办大案。
 
  这些想法都可以理解,但是,凭什么这样的好事会轮到一无所长的你呢?只有先感觉到压力,有学习的动力,才能快速适应律师行业的竞争。
 
  我深知,我的这种做法很不讨巧,也遭到很多年轻人的攻击与谩骂。斯兄的观点说起来容易,而且也颇得人心。真要有成千上万被你感召的年轻人找上门拜你为师,要你传授经验并且发工资,不知斯兄如何应对?
 
  四
 
  谋生与谋道
 
  在这一点上,我完全同意斯兄的观点。区别在于:斯兄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而我则是带有理想色彩的实用主义者,或者是披着实用外衣的理想主义者。
 
  我认为,谋生是谋道的基础。功利,是我们做很多事情的出发点。在追逐名利的路上,我们会慢慢成长,会有很多的经历与感悟来改变我们。无论是否功成名就,都不妨碍我们成为一个有德之人,悟道之人。比尔盖茨就是例证。
 
  对于年轻人,我们这些先行者既有授业、解惑的责任,更有传道的责任。但是,简单的说教毫无作用,寓教于乐才是最佳的教育办法。那么,对于年轻人而言,什么是“乐”?那就是名与利。名利并不是坏东西,斯兄获利多少我不清楚,想必不至于困顿。但是斯兄在法律界的名望与口碑,我是非常了解的。斯兄“名利在手,道德未走”,为何担心年轻人会在名利面前把持不住,走向堕落呢?
 
  我认为,在追逐名利的路上,努力保持自己的理想,在功成名就之后,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是让更多年轻人奋发进取的动力。为了理想而做苦行僧的人,毕竟是极少数。斯兄阅尽繁华,登上高峰,有了一定的财富与名望,回过头来有此感悟,可以理解。但是,以如此高的境界来要求年轻人,未免脱离实际了。斯兄记否,2007年华东律师论坛上,我的发言题目是《青年律师:从法律服务者到法律活动家》。斯兄点评时批之,曰:“题目太大,中国哪里有法律活动家的土壤。”
 
  斯兄,尽管我反对你在《薪火》一文中的很多观点,对你仍是极高的敬意。我深知,你对国家、对朋友,是满腔的赤胆忠心,这正是我仰慕斯兄的原因。律师职业,直面社会黑暗,需要强大的内心才能坚持下来,保持激情,不会堕落。也需要前辈们点亮火把,薪火相传,希望才不会熄灭。
 
  我入行以来,前辈律师的献身,是我黑暗中的火花,照亮我的执业道路。入行之初,斯浦许滕四大名状,是我心目中的行业标杆。几年来风吹雨打,斯人独憔悴。而我坚信,只要律师职业不消亡,总会有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接过火把,继续前行。正如你们照亮了我的路,我们也会把薪火传递下去,把希望传递下去。
 
  斯兄保重,有缘再会。
 
  小弟:易胜华
 
  2016年4月20日北京
 
  附:
 
  斯伟江 ? 律师和助理,薪火相传在此心
 
  作者按:在微信上看到一封信《给美女助理的一封信》,很想写点什么,也考虑是否会得罪同行,犹豫再三,想想X律师已功成名就,且其对年青律师提携之心殷殷,教导之情切切。应该不会视我的一些浅见为恶意。师徒薪火相授,各有心法,谈不上高低,见山见水,未必正确,且我自己也未必做得如X律师这般好,略抒己见,各自勉力。
 
  信中提到,老师希望助理走偶像路线。我理解他的用心,是希望借助媒体,依靠良好的形象,从而吸引客户,至少有些抓人眼球的特色。不过,律师往往不是靠脸吃饭的,是靠专业法律服务,因此,网上一些小清新常说,明明可以考颜值吃饭,偏偏靠XXX,我就听不明白,靠脸吃饭,不就是靠色相吃饭吗?律师界的偶像,虽然如浦志强,高大威猛,但人家不是靠脸,而是靠勇气和爱心才成为偶像的。当然,实践也证明偶像路线,不适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他已于几天前被强制下线了。另一个网红美女什么P酱的,也被广电总局做成夹心饼干了。可见偶像派之穷途末路。要知道,除了娱乐界允许有偶像,其他偶像,一律不符合一股独大的核心价值观。
 
  老师带助理上电视做节目,试图混个脸熟,确实好心,也费力,但再仔细想想,一个没有多少实务经验的助理,因为长得不错,去上电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最大的可能是:花瓶律师。犹如一个没开过药方的医生,忽然去了名医大讲坛,讲话被剪掉也难免,但这样是否会让学生的自信心受伤呢?
 
  做完节目,老师直言说,“你讲得并不好”,我听说汪副丞相说过,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因此,批评也需要带着造就人的心,夸奖之中带批评,更好一点。窃以为,年青律师,实习期间,应该是熟悉业务为主,至于信中说的好处,“提高知名度,认识一二大腕”,其实,我觉得是没什么用处的。古人说,德不配位,必有殃灾。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在没有足够能力的时候,有知名度,反而是坏事,不知道对否?
 
  师傅说助理清高,其实,或许是个性问题,有些律师个性内向,譬如我,主动和人打交道不多,这和外貌关系不大。内向的,可以做文本,案头工作也很重要。师傅批评助理,说同事Y律师找她帮忙,她不帮,而且,没有在行动上表达对Y律师的感激。所谓,心动必须行动,(“感激,一定要用行动表达出来”),个人觉得,确实应该表达,但内向的人往往以后寻找机会表达,有人厚貌情深,有人能说会道,各有千秋。
 
  信中谈到收入,师傅曾承诺助理第一年收入会有20万,最终多少收入不清楚。而助理说她以后一年要挣二千万,也是年少轻狂,追求所谓的成功。其实,在律师界,一般律师,前几年收入也就几万元,资深律师,收入也就几十万,收入上几百万的律师,已经不多。这时候,就是需要有师傅对她当头棒喝,更多当然需要师傅身教。
 
  考出了司法考试,没工作过,实务知识必定欠缺,这是事实。信中看到,助理努力试图带一些案子进来,但师傅认为案子格调不高,收费少,只有一个案子,师傅认为可以做,但收费不能低,因为,助理单独做不了。但是如果助理单独能做得了,还需要指导老师吗?
 
  师傅最后给助理提了四点建议,都很好:
 
  1、与人为善。尽最大努力与身边的每个人处好关系,无论他是否成功,是否富有。在与人相处的时候,不要过于功利。良好的人际关系会帮助你成功。
 
  2、珍惜每一次机会。这个不多说了。
 
  3、打好基础知识,不要好高骛远。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个不懂法律知识和法律实务的人,绝对不可能成为优秀的律师。
 
  4、主动学习。没有人会主动教你知识,除非你和他关系特别。
 
  第一点最后一句,“良好的人际关系会帮助你成功”,如果出于这点去交际,本身也是功利,但如果无功利心交往,客观上确实会有利于工作,倒也没错。就是第四点有些疑惑,窃以为,带教律师,应该主动教知识,如上所说,除非你和他关系特别,律师和助理之间的关系,够特别了吧?韩愈说的,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
 
  至于信中说助理离开,个人分析,或许是助理没有收入(信中说助理是没有底薪的)。如果助理是有收入的,正因为事务所有支出,所以,他们必须用足助理,毕竟不是国企,可以养闲人,于是,助理也能从工作中学习到知识,经验也日渐丰富。而信中所写,师傅的助理够了,是因为主任介绍,才收下,但没工资,所以,虽有情怀,毕竟不能缺衣食。
 
  不同的事务所,有不同的文化,各有所长。每个师傅,也都如此,如果我能提点浅见,想提二点:
 
  1、带教老师应要求助理以实务知识为本,杜绝靠脸、靠关系吃饭的路径。通过身教给助理一颗走正道的心。入门路径正确非常重要,圣经中说,一生的果效从心发出。师徒相传的,最核心的,就是做人,所谓传道,道是和职业合一的。
 
  2、带教老师要给助理要发工资,这样才会检验是否需要真正助理,有没有带助理的资源、时间。因为对助理来说,时间也是成本,岁月蹉跎。挑徒弟和挑师傅,都是很重要的事情。双方都认准了,双方都投入了,才可能有缘传道。
 
  十年磨一剑,霜锋未曾试。律师业务,实际上如丞相李大人说的,需要有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是需要传承的。好徒弟找明师不易,明师要找好徒弟也不易。彼此需要有爱心和缘分,爱心人人会有,缘分各有深浅。有的工匠成为本地名匠,有的工匠成为全国优秀名匠,而有的匠人,他们只是个好匠人,虽然没有名气,但客户都认为他(她)是好匠人,有的律师,算不上名匠,但,他很有工匠精神,专业、勤勉,带助理很细致,因材施教,身教重于言教。
 
  律师的立足,最重要的是做人,这个那一行都一样。师傅传的,就是这个心。韩愈说的,传道。其次就是业务知识,律师的路径,也只有走业务路线,不求出名,但求客户的褒扬,虽无全国优秀工匠的头衔,我认为,他是好工匠。至于收入,相信到了一定的年份,可以有一个体面的生活。师傅领进门后,大匠授人以规矩,而不能授人以巧,之后的工夫,靠徒弟自己用心。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师徒薪火相传,终有一别。以心传心,师傅有天地心,或许徒弟的境界至少在道德境界,而不会落到功利境界。如此,师傅的火,等于没灭。禅宗有一说,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见过于师,方堪传授。但,无论如何,谁都希望遇到像耶稣一样的师傅,为你们舍命,宽容你们的过错,传授你们真理,为你们复活,赐你们能力和权柄。
 
  师傅在信中希望助理成功,我却希望助理心里不要以世俗成功为标杆,能成为一个胸怀正义的好工匠,而非名满天下、收入千万的大佬。走多远,要看天命,孔子说,富贵如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这个好字很重要。孔子所好者,道也。如果你把律师业,不仅仅作为一个谋生的职业,而作为谋道的职业,工作和自己的价值观合一,我相信,只要道正,一定会是一个好律师。这世上没人敢说自己已经成功了,孔子都不敢自称为圣,和保罗一样,只能忘却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杆直跑。大学说:止于至善!
 
  未必正确,供同行批评。
 
  斯伟江
 
  2016年4月19日
 
  易胜华  写给律师助理的一封信
 
  【按:整理电脑里面的文件,看到一封多年前写给助理的信。重温之后,颇有感触。我隐去相关当事人的名字,把信原文发布,希望对刚进入律所的新人有一些启发。我的电脑里面还有写给其他助理的信件,等我整理出来,逐一发布,作为一个系列。2016年2月23日】
 
  J同学:
 
  昨晚在火车上收到你的短信。由于旅途疲劳,加上要说的话比较多,所以没有回复。回到北京后,我想应该通过写信的方式,和你好好聊聊。
 
  你选择离开,早在我意料之中。我知道那只是时间的问题。你这段时间的状态,我已经看出来你坚持不下去了。留下或者离开,都是你的选择。我不会劝说什么,只是有些遗憾。
 
  你知道,我身边并不缺少助理。所以郝主任向我提出让你来实习的时候,我只是碍于情面才答应。我已经准备好用一大堆困难把你吓走。但是,当你第一次来所里和我见面,通过短暂的交流,我觉得你是可造之材,所以改变了主意,接受了你。当然,我还是把一大堆困难摆在你面前,你说你愿意坚持,我很欣慰。
 
  虽然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我也喜欢带徒弟,但是,带徒弟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会占用很多的时间,也会耗费一些个人的资源。我觉得只要能够带出一个优秀的徒弟,也是令我自豪的事情。所以,无论是你,还是H,我都是倾囊相授,没有任何顾虑。
 
  根据你的特点,我认为你比较适合走余婧律师的偶像路线。所以,当某电视台邀请我去做节目的时候,我极力推荐你和我一起参加。应该说,我向他们提出的要求有点过分。任何一个电视节目都会考虑尽量节省制作成本,你参加节目的话,他们最少要多支出几千元的机票、住宿、劳务费。但他们还是接受了我的要求(只是那三期节目之后,他们不再邀请我了)。
 
  对你来说,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不但可以得到锻炼,还可以认识一些名流,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这是多少刚出道的律师梦寐以求的啊。但是,你做得如何?除了第一期节目你做了精心的准备,后面两期你开始还向我提出说不想去了。我那时的感觉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当时就告诉自己,既然你不把这个机会当回事,我又何必煞费苦心呢。
 
  后来你虽然勉为其难地参加了节目录制,但是我知道你没有做什么准备。你在节目中的发言乱七八糟,不知所云。所以,当我告诉你节目会在卫视播出,你说“电视台会不会把我的发言剪掉了啊”,我很不客气地说了一句:你讲得并不好。
 
  也许对你而言,这样的机会很轻易就能得到,但是对我而言,为了你能够得到这样的机会,我失去了人家再次邀请我的可能性。为了节省费用,这家电视台可能不会再邀请我过去了。而这个节目已经上了卫星,它的影响力是很大的。如果这三期节目你都能够得到锻炼和提高,我倒也值得。遗憾的是,你并没有什么收获。令人痛心。
 
  你平时的一些表现,也让我觉得你距离一个优秀律师的标准还有很远。虽然以一个普通女孩的标准来衡量,你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可能我对你寄予了太高的期望,所以失望更大。
 
  其实,作为一个形象不错的女孩,是比较容易受到大家欢迎的。但是你却表现得过于孤僻和自我,让人难以接近。你拒绝了陈某某律师让你帮忙的要求,他永远不会再让你帮他做任何事情。如果你不通过做事情获得学习的机会,还能有什么提高的机会呢?你刚刚起步,能为别人做的事情本来就非常有限,别人凭什么可以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你?
 
  类似的问题,我曾经问过你。你的回答是:我会一直很感谢他啊。我问你,你拿什么感谢?你说,我会在心里感谢。你的回答令人无语。你为什么只是在心里感谢,而不是用你的行动去感谢别人呢?人家也可以不用行动帮助你,只是挂在心里啊。
 
  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为什么不帮助身边的人,主动地去做一些事情呢。律师事务所不是学校,谁都没有义务教你什么东西。你坐在那里等别人教你,是不可能的。除非人家对你另有所图。
 
  H比你晚来,但是他这段时间的收获远远大过你。为什么呢?我曾经开玩笑地问他:你说我更愿意面对一个女孩子还是你?他的收获比你大,原因在于他比你主动,比你随和,比你机灵。有事没事就到我办公室,问我一些问题。而你却好像在等待什么。有时候我也觉得很无奈。像你这么清高的徒弟,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你也许会说,我很少让你做什么事情。你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经常不来所里,我能给你安排什么工作呢。我还要考虑,给你安排的工作,你是不是看得上。如果被你拒绝了,我多没面子啊。如果你有学习的强烈欲望的话,你为什么不和H一起交流呢?你难道认为辛辛苦苦跑到各个地方去听讲座才是学习?你已经听了不少讲座了,你的收获在哪里呢?
 
  我知道你在刻苦地学习英语。我也把你介绍给了国际部的杨琳主任和ATILLA,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帮助。但是,你应该知道,你的英语学得再好,也很难超过那些科班出身的人。你的职业是律师,你必须同时具备法律方面的实务经验,才能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
 
  可是,你的法律知识和经验又如何呢?你认为通过了司法考试,就等于你可以做律师了吗?你实习已经有大半年了,在法律方面学到了什么,你认真想想。那次接待你的朋友,你连基本的民事诉讼常识都不记得了,还是他自己说出“公告送达”的概念。我当时非常意外。你的法律基础如此薄弱,却忽视法律知识的学习,如何能够做好一名律师?
 
  没有工资,你的压力很大。这个我能够理解。你刚来的时候,我曾经说,保证你第一年的收入超过20万,问你是否和我打赌。你不同意,说:“我要挣两千万。”我沉默了几秒钟,说:“如果努力的话,几年时间内挣到两千万,还是有可能的。”你回答:“我是指每年收入两千万。”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无法回应。在中国的律师界,每年能挣到两千万的律师那是极少极少的,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你的雄心壮志,让我觉得自己十分渺小……
 
  我之前跟你打赌,一半是基于对你的认可,一半也是在为你鼓劲。但是现在,我不会再和你打赌。因为,照你这样的做法,你赢的可能性显然不大。
 
  我知道你一直在努力寻找案源,你也把朋友带到所里来洽谈。可是你要知道,你不是案件的掮客,你是律师。我们可以帮你谈成业务,但是我们不可能全部承担所有的工作。除非那个业务对我们有足够的吸引力。你带来的业务,要么不具备可操作性,要么利润很低。如果你具备一定的法律实务基础,你应当把那些不具备可操作性的案子直接回绝掉,对于那些利润较低的案子,我们可以帮你去谈,由你自己亲自做,我们指点你。
 
  但是,你带来的业务,除了最后一个稍有可能性,其他的都是我们不可能接的业务。如果那样的业务我们都接的话,不但没有收获,而且人会累死。你介绍的最后一项业务,对我不具有吸引力,对你却是可以尝试的。但是,你在交谈中暴露出来的法律知识欠缺,足以说明你在案件中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我们不可能以很低的价位接下来,只能选择放弃。
 
  很多话想说,但不知从何说起。我知道你很委屈,你很努力,很想让自己成功。现实却让你处处碰壁。对于你今后的发展,我有以下建议,供你参考:
 
  1、 与人为善。尽最大努力与身边的每个人处好关系,无论他是否成功,是否富有。在与人相处的时候,不要过于功利。良好的人际关系会帮助你成功。
 
  2、 珍惜每一次机会。这个不多说了。
 
  3、 打好基础知识,不要好高骛远。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个不懂法律知识和法律实务的人,绝对不可能成为优秀的律师。
 
  4、 主动学习。没有人会主动教你知识,除非你和他关系特别。
 
  我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专门写这封信给你,是因为我觉得你仍有可能听得进我的忠告。只要你能克服身上的一些缺点,你完全有可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女性。既然曾经被你叫过师父,我就应该尽到一个师父的责任。这封信里面有些话说得比较重,而且有些事情也说得不全面。你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必在意。
 
  这封信完全可以不写,写出来给你,说明我对你还是有信心的。我的良苦用心,希望不会引起你的误解。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你成功。我会很自豪的对别人说:她曾经在我这里学习过。
 
  易胜华
 
  2011年11月21日

作者:易胜华

相关内容 Related

推荐内容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