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手记

气,其气浩然 —— 年轻的,富有激情的

用心去办案,凭理来服人

日期:2016-06-16 / 人气:191 / 标签:

来到北京已近一年,我在上下班时间挤地铁、公交的经历还真是不多。为了能够舒心工作,不致因交通的事情而烦心,我宁愿选择租住在单位附近,哪怕房租贵上几百元,也是值得的。现在面对北京日益攀升的房价,租房已成为每一位来北京闯荡的外地人必须要考虑的事情,而本案的发生就是在双方共同租住的出租屋内。
 
夏某来北京工作已七、八年之久,租下了紧邻北五环的一整套房屋,将其中的两间有租给了另外两位租户,俗称“二房东”。2016年3月15日21时许,夏某与其中另一位租户谭某由于生活纠纷,一时言语不和,争吵起来。谭某恼羞成怒,举手殴打夏某,当时夏某怀孕三个月的妻子也在旁边。夏某为避免已有身孕的妻子遭到谭某的伤害,也还击谭某。最终二人在夏某妻子与另外一位租户的劝解下双双罢手,二人均打电话报警。谭某相比夏某来说,伤情更重一些,鼻骨骨折,经鉴定造成轻伤二级,入院手术治疗。同时,夏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3月17日被依法刑事拘留。3月19日,我接受夏某的妻子委托后开始介入到本案中,会见夏某两次,与预审承办警官沟通一次,与检察院批捕科沟通N次,最终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夏某于3月31日被取保候审。在十几天办案的过程中,有一点点心得,整理下来,分享大家,也便自己以备后用。
 
一、只要用心,案源无处不在。
 
2016年3月17日,我之前承接的猥亵儿童案件宣判,中午到法院领取判决书,决定下午到看守所进行会见。由于法院到看守所交通不太方便,于是我就用手机叫了一个滴滴拼车,便宜、方便、快捷。上车后,已有一位戴口罩的女士(夏某妻子郭女士)坐在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司机说她也是去看守所,给老公存些衣物,正好顺路。在路上,她在得知我是律师后,便聊了许多关于夏某案件的情况。我在看守所会见完猥亵案件的被告人后,发现她仍在等着我,回去的路上,针对案件的一些细节问题,我们又聊了许多,我也很诚恳的给她一些建议。临走时,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我说有什么需要可以再打电话咨询。
 
直觉告诉我,她应该还会再与我联系。3月18日下午,郭女士又打来了电话,我建议她能够来律所面谈,她询问我律所的详细地址并约好了时间。3月19日下午,我们在律所面谈后,我正式接受了郭女士的委托,为夏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进行辩护。回头细想,确实挺具有戏剧性的,一方面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另一方面是自己对于故意伤害类型的案件还算有经验,在几次交谈中,能够赢得当事人的信任。所以,对于律师来讲,生活中并不缺少案源,而是缺少了一双发现案源的眼睛。
 
二、伤害的故意?防卫的行为?
 
在接受委托后,我3月22日前往看守所进行第一次会见,了解事情发生的时间、地点、原因、对方的伤情程度等详细信息。夏某对于在与谭某互殴过程中致其受伤的事实不予否认,但一直在强调,双方争吵过程中,谭某先动手打了自己,为了保护自己和身边已怀孕的妻子,无奈之下才出手还击,致使谭某受伤,应当属于正当防卫的行为。确实,夏某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那么在实践中,这应当属于伤害的故意?还是属于防卫的行为呢?
 
正当防卫是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合法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因此,正当防卫行为必须同时具有存在实际不法侵害、侵害正在进行、针对侵害者本人、正当的防卫意图以及不能超过必要限度五个条件。具体到本案中,谭某的行为是否属于不法侵害的发起?夏某的行为是否属于防卫行为的进行?关键在于双方是否在打斗之前,产生了互相伤害、相互斗殴的故意。如果双方事先已具有斗殴的意图,则谁先动手谁后动手就显得不重要了;但如果双方事先并没有斗殴的意图,谭某是在激愤之下先动手,夏某是在无奈之下动手还击,理应认定为防卫行为。当然,这是自己在办案过程中的一点思考,但在实践中,防卫行为的认定是何其的困难,少之又少。就像在办案中与承办警官沟通时他所提到的,谭某先动手不假,但人家打你十下你没事,你打人家一下却构成轻伤,过错也是在于你。个人认为,这样的逻辑和解释未免有些牵强。
 
三、谈判和解中对取保概率的把握。
 
吸取之前猥亵案中谈判和解的教训,我在办理本案过程中,对于取保概率的把握可能更加准确一些。在第一次与郭女士见面时,她一直追问我一个问题,取保有没有希望?希望大不大?当然,我无法给她做出相对确定的答复,在分析案件的基础上,指出和解与否是取保的关键,双方没有达成和解时,取保的概率可能在10%—20%,甚至更低;达成和解后,取保的概率可能会提高到80%—90%。还有,如果需要和解,那么工作尽量在检察院批捕之前完成。
 
谈判的过程也是艰辛的,受害人从刚刚受伤时的坚决不谈,到两天后出价20万,可以考虑和解,出具谅解书。但20万对于夏某工薪族家庭来说,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在会见夏某时,他自己也提到“我宁愿把这钱留给妻子和即将出生的孩子”。在与预审承办警官沟通时,得知谭某的底限已从20万降到了15万元,我及时将该情况告知郭女士,但其还是表示不能接受。在此过程中,针对谈判的事宜,我也给了郭女士一些建议。案件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后,又是一个黄金时期,必须抓紧时间与批捕科检察官沟通,争取在其主导下达成和解。在此过程中,根据与承办检察官多次沟通,讲明我们积极赔偿的态度和夏某妻子已怀孕四个月的事实,最终达成了刑事和解协议。而且在与承办检察官的多次沟通中,我已确信如果达成刑事和解协议,检察院将做出不予逮捕的决定,而取保的概率也会从之前的80%提高到100%。作为律师,帮助委托人分析案件,沟通谈判,促成和解,然后取保候审,也许是最好的方式和结果。
 
2016年3月19日接受委托后,经过与委托人、承办警官、承办检察官以及对方当事人不断沟通,最终在3月31日清明节前夕夏某被取保候审,努力终于有了结果,一切都是值得的。
 
后记:3月19日接受委托后,会见嫌疑人两次,与承办警官沟通一次,与批捕科检察官沟通N次,与委托人(嫌疑人妻子)沟通N次,3月31日嫌疑人被取保候审。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作者:张有为

上一篇:猛龙过江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