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手记

气,其气浩然 —— 年轻的,富有激情的

猛龙过江

日期:2016-06-09 / 人气:58 / 标签:

  做律师以来,出省办案也有过几次,但都是在周边的一些省份,而且都是来去匆匆。这一次,我是第一次跨越长江与黄河,行程几千公里,从江西奔赴山西办理重大案件。
  这个案件是全国第一起检察官杀人案,最高人民检察院将本案制作成内部教育片,在本系统各单位播放。检察官包二奶以后又包三奶,出钱雇请三奶的弟弟和自己一起杀死了二奶,同时被杀害的,还有二奶和这个检察官的亲生女儿!杀死二奶和女儿以后又焚尸灭迹。三奶的弟弟以此为要挟,多次敲诈检察官。检察官和三奶商量,决定杀死三奶的弟弟。在杀弟弟的过程中,三奶弟弟的女友正好在他家里,见此情景大声呼救。检察官和三奶见状,立即上前用榔头击打弟弟女友的头部。由于周围群众报警,检察官和三奶仓皇逃跑。三奶的弟弟见女友满脸鲜血,气愤之下投案自首,揭发了上述罪行。
  我是作为三奶弟弟女友(江西人)的诉讼代理人出庭的。
  从江西到山西,要转几次车。听我的长辈说,我们家里原本是山西太原人,是清朝康熙年间移民到江西的。这一次去山西,也算是寻根吧。
  从九江一过长江就到了湖北。我们在汉口转车,原计划乘当晚火车去山西,但是错过了火车,只好乘坐去太原的大巴。去山西要过黄河,这是我第一次过黄河呢。可惜的是,往返途中经过黄河都是在深夜,我没能亲眼看看黄河的风采。
  大巴车一进入山西境内就开始堵车。狭窄的国道上挤满了车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饥肠辘辘,偏偏大巴上连卫生间也没有。我们足足在国道上等待了三个多小时,这期间备受煎熬,肚子饿,小腹尿胀,弄得我浑身冒冷汗!头天下午五点从汉口出发的大巴,直到第二天中午一点才到太原。到了太原,我们来不及吃饭,只是匆匆上了一个厕所,就直奔车站找去阳泉的班车。坐在去阳泉的班车上,感觉到人发虚,浑身无力。
  车窗外的风景乏善可陈。山西的天是灰蒙蒙的,低矮的小山上,点缀着稀稀拉拉的绿色。倒是路边的一些果树和玉米地令我有点欢喜。看不到水,给我的感觉,干!
  阳泉是中国最大的无烟煤基地。和江南的城市相比,阳泉显得很灰暗,很破旧。在出租车上,我问司机,怎么这些桥梁下面看不到一点水啊?司机说,原本是有水的,但是由于开采煤矿,这些水都不知道往哪里去了,只剩下干涸的河道。我问道,阳泉的煤还能开采多久?司机说,大概还能开一百年吧,这是关闭了那些小煤窑,要是小煤窑不关掉,还不知道能开采几十年。我问司机,除了煤,阳泉还有什么经济支柱吗?司机说,没有了。我说,那要是煤开采完了怎么办?司机说,不知道,转型吧。
  到达阳泉市检察院,和办案的美女检察官接上头。女检察官为这个案子曾经到过江西,跟我们有过接触,大家都很熟悉了。女检察官带我们上街去吃饭。屈指算来,我们已经有20个小时没吃饭了!但是,现在是下午4
  点,街上的餐馆都关门了或者还没开门。我们只好带回桶装方便面,回到检察官办公室狂吃。吃完方便面,身上有了一点精神,擦擦嘴上的油和额头上的汗,这才觉得生活是美好的。
  女检察官带着我们去法院见承办法官,大家在一起对明天的开庭事项进行了沟通。然后,女检察官又陪着我们去宾馆办理住宿手续。
  住下来以后,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女检察官带着我们去吃饭。我们强烈要求吃山西的特色,于是女检察官给我们点上山西的特色菜。菜的名称记不得了,感觉就是一个,酸。酸得舒服啊。
  吃饭中,检察官提醒我:明天早上吃饱点,不要喝太多的水,法院打算一口气开完庭,中途不休庭。我说:不会这么不人道吧?我们建议检察官再跟法院商量商量,别把人弄昏倒在法庭上了。
  饭后下了一点小雨,天气有点凉。这样的天气,在江南,还是光着膀子的时候,但是在这里,可能就要穿一件羊毛衫了,还好我带了羊毛衫。
  晚上准备了一下明天的材料,洗澡后就呼呼大睡了。坐了几十个小时的车,我太累了。
  早上赶往法院,大门口已经等着一些人。其中有几个带着律师袍的,纷纷打量着我这张陌生面孔,因为我手里也提着律师袍。我心中暗想,我这次不仅仅代表自己,还代表江西的律师,我得给江西老表挣点面子。于是振奋精神,气宇轩昂步入法庭。那一瞬间,找到了刘德华的感觉。
  法庭上坐满了人,光摄像机就有5台,从不同的角度进行拍摄。据说,不仅山西省高院、高检,最高检也来人旁听庭审。当地司法部门非常重视这个案子,我们携带的行李不许带进法庭,只能在楼下保管。
  庭审开始。连我在内,一共是七名律师。其中被告人一方五名律师,据说都是阳泉和太原的大律师;我边上坐着另一名受害人委托的律师。
  第一被告人也许知道自己末日临近,在法庭上话特别多,把责任推给其他两名被告人。法官很有耐心,也许是当着这么多旁听人员,不大好打断被告人的发言。结果,被告人从头说来,针对起诉书的异议喋喋不休地几乎说了将近一个小时。我心想完了,这下子庭审被拉长了很多。
  法庭调查是漫长而又枯燥的。从九点开庭,直到中午一点多,才完成对三个被告人的讯问。我已经忍不住上了一次厕所,看见法官端坐在上面纹丝不动,不由得万分钦佩。我饥火上扬,趁大家没注意,低下头往嘴里塞进去几块小饼干,慢慢嚼。旁边女律师看见我吃饼干,有些眼馋。我邀请她一起吃,她咽咽口水,说算了,没带水。
  中午一点半,法官宣布休庭十分钟。轰的一声,大家全部杀奔卫生间,或者在走廊上狂抽烟。没一会儿,那边书记员就催我们进去了。
  公诉人以及各方举证质证以后,就进入了法庭辩论阶段。
  公诉人宣读完毕起诉意见书,我身边的女律师也宣读了她的代理词。轮到我粉墨登场了。
  我清了清嗓子,拿出早就精心写好的代理词,充满感情地宣读起来。法庭上鸦雀无声,几台摄像机对准了我,镁光灯不停地闪动。我觉得自己不是在读代理词,而是在发表一篇激情洋溢的演讲,语速,语气,重音,一切都恰到好处。
  当我读完代理词的时候,法庭上安静了几秒钟。坐在我前面的阳泉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悄悄回过头,对我树起大拇指。我身边的当事人家属拍拍我的肩膀,也是挑起大拇指来轻声说:好极了。
  法官等了我几秒,这才意识到我的发言已经结束了,于是庭审继续。
  我本来准备辩护人对我的代理意见进行回击,准备好了第二轮发言,跃跃欲试。但是,我树起耳朵听了半天,五个辩护人都没有对我进行回应。找不到对手,我只好找身边的女律师练练了。因为我们两位受害人都提出了巨额索赔请求,而女律师代理的当事人曾经是被告人的二奶。她手里有被告人一处房产的公证书和一串房门钥匙,她主张被告人曾经向二奶的父母借款8万元。被告人对此否认。被告人的房产关系到我的当事人的索赔能否兑现,如果法庭采信了第一原告人的意见,我的当事人的利益就要受损。于是,我郑重地提出,被告人财产的归属必须严格认定,不能根据一些表面现象来认定财产归属,否则就是对我的当事人利益的侵害。
  没想到,我这么富有挑衅意味的话,第一原告人的律师竟然不做回击,她只是针对自己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要求做了一些解释。我接着对她这方面的意见进行了肯定和补充。
  几个辩护律师水平都不错,抱着一种“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心态,与公诉人进行角斗。这些律师有一个共同的缺点,观点明显的罗嗦重复,同一个观点在几轮辩护里面反复陈述。如果是在江西,早就被法官制止了。
  开完庭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整整8个小时,中间只是休息了10
  分钟。对于山西人的蛮劲,我佩服不已。只是希望自己以后运气好些,不要遇见这样野蛮的庭审。
  和公诉人告别后,我们赶赴火车站。售票员说是有座位,票拿到手里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无座。想着还是上火车补卧铺吧。
  上车之后,才发现火车上挤得满满当当,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卧铺要等到第二天下午才有。我都到终点了还补什么卧铺!
  我犹如热窝上的蚂蚁,在火车上窜来窜去。本想偷偷混进卧铺车厢,被警惕的列车员抓住,遣送回来。只好在硬座车厢里面混,看见有人去上厕所、倒开水,就在别人的座位上歇会,祈祷这位老兄最好昏倒在卫生间,或者钱包被盗去追贼。可是每次每次,人家总是活蹦乱跳地回来,一脸严肃地把我赶走。我只能灰溜溜地、可怜兮兮地、满怀辛酸地让开。
  当事人打电话喊我过去,说是找到了一个好地方。我兴冲冲地跑过去,原来他在车厢连接部下车通道上找到了一个小空间,用门隔开来大概有一个平米,里面已经蜷缩着一个人了,我们进去以后,就是三个人,包括行李在内,这个小小的空间一下子塞得满满,连脚都伸不开,必须让其他人坐在屁股下面。我呆了不到两分钟就转身走了。
  我在餐车附近转悠的时候,餐车的列车员对我说,要不要坐餐车茶座啊,三十元一个晚上。我想卧铺是指望不上了,还是坐餐车吧。
  在餐车上趴在桌上睡到5点左右,被列车员赶走了,回到硬座车厢,已经有几个空位子了,狂喜,天无绝人之路啊。一屁股坐下来就睡了过去。
  在无锡下车,气温已经升了起来。当事人觉得车站的大巴价格太高,还是想四处转转,看看是不是有便宜的大巴回九江。我人已经是软的了,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只好随他去了。这样的出差可真是要命啊。
  晚上,睡在回九江的大巴上,头痛欲裂,浑身出冷汗,肚子里翻江倒海。我只能咬紧牙关,苦苦支撑。当九江长江大桥的灯光出现在眼中,顿时感觉到这座城市从未有过的可爱。整整五天的出差,疲劳,饥饿,闷热,烦躁,回到九江,一切都烟消云散......
  
易胜华
2004.9.19
九江
联系作者:13811730921

作者:易胜华

相关内容 Related

推荐内容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