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手记

气,其气浩然 —— 年轻的,富有激情的

易胜华律师办案手记之法庭外的较量

日期:2016-04-18 / 人气:152 / 标签:

  简要案情:

       被告熊某由于购买一瓶矿泉水,在超市里与他人发生争执,后对方找来助手帮忙,熊艳金及其同伴见势不妙逃跑.在逃跑过程中熊某看到一些朋友来给自己助阵,于是几个人手持菜刀返回寻找对方再打.双方碰头时,受害人周某出来劝架,混乱中被砍伤,经法医鉴定为轻伤甲级.

  这是我从事律师工作以后独立办理的第一起案件.在接待被告家属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点惊讶.因为本案的被告只是对周某造成轻伤甲级.根据刑诉法的规定,虽然 这类案件既可以由受害人自诉,也可以提起公诉,但是一般来说,公安部门接到这样的报案,大多是作为治安案件处理,由致害人赔偿受害人一些治疗费用,然后再 处以一些罚款,最多再给个治安拘留就可以了.被告家属已经赔偿受害人3500元的治疗费用,但本案已经提起了公诉,而且周某声称自己的手机和手表在当天的 混乱中被打坏和遗失,要求被告同时赔偿2500元人民币.

  被告人父亲谈到,他之所以不想在本地请律师,就是因为周某在本地势力很大,与公检法关系很熟,他担心本地的律师不敢为这件事情得罪公检法,所以找到我这个 在外地执业的本地人辩护.我仔细询问了被告父亲一些情况,了解到,其实周某是本地一霸,当晚实际上是作为对方的帮手出面的,只是没料到自己会吃那么大的 亏,被人在头上砍了一刀破相了.被告父亲还谈到,打架的事情发生以后,被告躲了起来,周某带着很多人冲到了他的家里,手上都拿了刀棍,到处寻找被告,见被 告不在家,就用铁棍把他家的铁门砸歪了.

  办理委托手续后,我和律所的同事一起去会见了关在看守所的被告,据说被告已经关押了将近5个月.在询问了被告有关案情后,被告说到,他其实不是被公安抓进 来的,而是在打架的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他去药店买药的时候被周某手下的几个人看到,那几个人就是在街上找他的,手里都拿了刀,然后追他,他一路狂奔,结 果还是被那些人追到.那些人用刀架在他脖子上,把他押上一部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开始不肯装,他们威胁司机,然后才被送到城外十几公里远的一个山包上,他们 在那里殴打他几个小时,逼问是不是有人指使他砍周某的.后来那些人见到他被打得奄奄一息,才打电话给派出所,让派出所的人开车把他送到看守所.看守所的干 警见他被打得吐血,开始不肯收留,非要派出所送他去医院检查了以后才接收.

  了解到这些情况,我的辩护思路逐渐形成了.我告诉被告,周某非法闯入住宅和非法拘禁殴打人的行为都是违法的,但是你是要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还是要减轻自己 的刑事责任?是要把对方送进班房还是希望自己早点出来?被告一直沉默.我便解释道,既然对方在本地有这么大的势力,我们要把他送进监狱虽然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有很大的难度.同时会使你自己在本案中的处境十分不利.我们如果以此作为条件,要求对方做出一些让步的话,也许会起到很大的作用.被告人权衡利弊以 后,表示愿意放弃对周某的指控.

  我把关于本案的一些法律知识告诉了被告人,表示,根据他的实际情况,我如果做无罪辩护的话,必然败诉,所以我只有要求从轻量刑.因为被告已经被羁押了五个 月,即使周某不再追究,法院考虑到国家赔偿的问题,也不会判决无罪的.被告表示,由于判刑在一年以上就会被押送到外地服刑,所以他希望量刑在一年以下.我 表示只能是尽力而为.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认为本案干扰太大,如果只是就事论事的话,我的辩护必然不会被采纳.因为周某与公检法的关系相当好,所以只有说服周某,让他去做 法院的工作.周某一句话胜过我在法庭上说一百句.而我手里的筹码只是周某事后对被告实施的犯罪行为.我只能以此作为交换的条件,要求周某做出让步.

  为了实现我的目的,我交代被告的父亲,让他找到周围的邻居作证,对事发当晚自己家里遭到暴徒冲击做一份证词.然后我来到法院送委托书的时候,对主审法官表 示,鉴于周某在事后对被告及其家属实施的犯罪行为,我们将依法追究.法官表示,如果有证据显示周某有犯罪行为,同样要追究的.我知道我的话一定会通过法官 传到周某的耳中,我只是敲山震虎而已.

  然后我便开始我的取证.对于本案的发生过程,由于时间隔了5个月,已经没有办法 取证,而且很多人不愿意为此作证,律师也没有强制证人作证的权力.所以我决定把取证的重点放在被告遭到非法拘禁上面.我在被告当时经过的药店和路边进行调 查,一无所获.我想到出租车司机.虽然通过寻找也许可以找到,但是无异于大海捞针,工作量太大.我于是考虑到直接找当时押送被告去看守所的民警.因为他们 在接到周某的电话以后才开车前往郊外把被告带回来的.被告是否遭到非法拘禁,是否遭到殴打,这些情况他们最清楚.

  我来到派出所,找到那位民警.根据我的推测,这位民警和周某肯定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不出我所料,在问及当天的情形时,该民警表示他不好说.因为他知道做 伪证的后果,但是他又表示自己很为难.我表示理解他的处境.我说其实我们并不是想追究周某的什么刑事责任,我们只是希望周某做出一些让步.我对这位民警 说,我想和周某谈谈,大家就这个问题坐下来商量一下.这位民警表示我的意思他会转达给周某.我留下我的名片,然后告辞.

  为了给周某施加一定的心理压力,我向法院递交了”申请证人出庭申请书”,要求法院在本案开庭的时候,传唤押送被告的民警出庭讲述抓捕经过.法院接纳了我的申请.

  没多久,我接到了周某打给我的电话.周某口气很强硬,完全是一副黑道的口吻,问被告花了多少钱请我,问我在哪里执业.接电话的时候,我不卑不亢,一边尊称 他为周老板,说自己本身与他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只是在本案里面作为被告的辩护人,履行自己的工作义务,希望得到受害人的理解.我表示,追究周某责任是被告 的意思,被告是在律师的劝说下,才表示愿意不追究责任,但是希望周某与司法机关通个气,打个招呼,表示不再追究就行了.这样我们也就不会在法庭上提起这个 事情.周某口气一直很硬,表示他不怕被追究责任,这点小事情不会难倒自己.

  我于是仔细向周某分析利弊得失.我说,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就是要出一口恶气吗?被告砍了您一刀,他已经赔偿了您医疗费3500元,您还把他抓去打了个 半死,他现在也已经关在看守所5个多月了.这口气您应该说已经出得差不多了.我知道您和各路朋友都玩得很好,但是如果被告抓住你这件事情不放的话,他只有 故意伤害您这一个罪名,最多也就是判3年.而您是两个罪名,数罪并罚的话,您的刑期一定比他长.您何必为了这件事情把自己搭进去啊?再说,即使您在本地有 很大的关系,您的那些朋友敢不敢出面帮您还是个问题.因为被告如果豁出去了,把案子往上面捅,您的那些朋友不见得帮得了您.就算您最后不要承担刑事责任, 那么您为了这件事情不知道要动用多少关系来摆平,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的时间精力和财力.明明是一点小事情,您又何苦这么折腾?现在就看您自己的意思了.

  我的一番诚恳的话语,打动了周某.但是他依然表现得满不在乎.此后周某就这件事给我打过好几个电话.我知道我的话起到了作用,周某越是给我打电话,越说明 他已经感到了不安.直到开庭前的晚上,我还接到周某的电话,周某表示他不打算出席庭审,希望我自己考虑明天在法庭上怎么做,他相信我不会为了被告得罪他. 他说,虽然他明天不在法庭上,但是我说了些什么都会传到他耳朵里面.对于周某这种近乎恐吓的行为,我依然表明我的立场,那就是,我只是作为被告的辩护人发 言,被告如果愿意放弃追究的话,我当然不会说什么,但是如果被告因为自己判得太重,觉得心里不平衡而要让你陪着一起坐牢的话,我只有按照被告的意见来做. 周某说,这件事情他不想多管,他很忙,不想再过问这件事情,不想有什么麻烦.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我的目的达到了.

  第二天开庭之前,公诉人、法官和我们在一起交换意见的时候,向我提出建议,说,本案是不是只就事论事,至于其他的案外情节开庭的时候就不要涉及,作为另外一个案件处理?我表示尊重法院和公诉人的意见,今天不谈及案外的一些问题.

  开庭的内容很简单.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庭审.当晚我再次接到周某的电话,说请我出去吃饭.我说手里正好有事情脱不开身,下次再一起坐坐.周某表示,这件事情 就这么算了,愿意和我交个朋友,以后有什么事情还要请我多多帮助.我笑道,我也是喜欢交朋友的.办完这个案子,我们就是朋友了.

  过了几天,法院通知我去取判决书.被告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留在本地服刑.扣除已经羁押的日子,实际被告只要再服刑6个多月就可以出狱了.后来我在看守所再一次见到被告的时候,他表示对这个判决结果十分满意,很感谢我为他所做的一切.

  刑事辩护要做到双赢,也就是被告人和被害人都满意,我感觉是非常难的.本案是我第一起独立办理的辩护案件,能够做到这一步,我感觉不错.本案的关键就在于受害人的理亏,使我们抓住了把柄.

  在这个案子里面,说句实在话,我并没有很好的贯彻法律,严格地维护法律的尊严。虽然我没有完全按照法律办事,但是我觉得在中国目前的法制状况下,要做到处 处正义,是不可能的。我们律师只是社会的法律服务人员,不是执法者,也不是司法者。正义是我们的目标,但是如果不能处处实现正义的话,我们只有选择实现一 小部分的正义。我们手里没有权力,所以维护正义只是我们的道德底线,而不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在本案里面,我选择了妥协,我致力于寻求一种受害人与被告之间的最佳的利益均衡。我的理解是,一个好的律师,当他手里没有权利,也就没有义务维护整个法律 尊严的时候,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做到既维护当事人最大的利益,又使对方当事人不会因此怀恨在心,同时不违背自己的良知。在以后的办案中,我会继 续探求这种平衡。我所说的平衡不是公平的平衡,而是双方都适当做一些让步,寻找一个双赢的结局。也许,这种平衡是以牺牲法律为代价的,在当代中国,只有这 么做,才能实现一部分的法律。这是做律师的悲哀,也是一种做律师的艺术吧?

  2002-2

  易胜华律师,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高级合伙人律师,盈科全国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联系电话:13811730921

作者:易胜华律师